最全的篮球比分网站
乐龄网 >>  杂谈频道 >>  文章 >> 文章内容

发表时间:2019-06-23 05:46:53





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的六十,七十,八十年代(5

 

01.

 

我继续写着这些往事,万一那一天这个系列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发不出,敬请各位见谅!我尽量小心翼翼的绕开“雷区”,所以,?#24050;?#25321;平和与平静的?#24425;觥?span lang="EN-US">

 

武斗,一定是人类从原始携带过来的基因,在进化的历程里,这种凶狠与残暴的基因没有被消灭,只是换着方式潜伏。

 

WG的武斗,现在说起来其实就是一种“自相残杀”,因为各自所谓的立场不同,所以,你为了“思想”我为了“主义”就开始形同水火。

 

说实话,我们那座城市WG武斗不是最厉害,最血腥的。只是逐步的升级,演化。

 

最初是?#26432;?#19981;同的辩论,辩论到一方理屈?#31034;?#30340;时候,就开?#21152;?#20102;恶言相向,然后有了肢体接触,然后有了器?#21040;?#20837;,最后有了“真家伙”,双方都是从哪里搞到的这些“轻重”武器,不敢妄自猜测,诸位可以自己去想。

 

当一九六七年底,寒冷的这座北方海滨城市响起清脆的枪声,毫无疑问是武斗升级到最高版本了。上文?#24425;?#30340;“土坦克”就是其中“一景”罢了。

 

什么自动步枪,什么机枪,什么六零小钢炮?#21152;小?span lang="EN-US">

 

在一个蛊惑: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时代,有了真家伙的双方都在高呼保卫领袖的口号,却要形同水火,绝不兼容。

 

鞠木匠的司令死了,到?#33258;趺此?#30340;没有人能?#30331;?#26970;,唯一能?#30331;?#26970;的是那个叫李XX的人确实死了。造反派这边说是死于保皇派的黑枪,保皇派这边说这是自编自导的苦肉计。怎?#27492;?#30340;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个让人惊诧的出殡场面,那一定是我见过除了1975年的那次举国大丧之前,最?#20449;?#22330;的出殡。

 

一辆接一辆的解放汽车,首车一?#23601;?#22374;克,然后是灵车,车头悬挂着死者巨大的黑白照片,披着黑纱。两边还有黑色白字的挽仗,年头太久,我已经记不得挽联上的内容了。

 

死者就在那辆解放汽车上的棺木里,车头架着一挺机枪,两边肃立站列着?#21453;?#38050;盔,身穿背带粗布蓝色工作服的民兵,全部荷枪实弹。这辆灵车的后面,是一台宣传车,架着高音喇叭,一男一女的声音悲情切铿锵,混杂着哀悼的乐曲,一路逶迤招摇而去,尾车?#24425;?#19968;?#23601;?#22374;克。

 

寒风之中,这个出殡车队渐渐走远,只是听到广播喇叭里飘出来的低沉而悲泣的声音:

 

国?#26102;?#27468;歌一曲,狂飙为我从天落……

 

02.

 

这些有点画面感的文字,丝毫没有杜撰,也没必要杜撰,它就是一种写实,一种?#25346;?#30340;追记。

 

走资派被打到了,封?#24066;?#34987;捣烂了,公检法被砸烂了。学校停课,工厂停工,大家?#23478;?#26497;大的热忱,投身于轰轰烈烈的革命之?#23567;?span lang="EN-US">

 

小巷西面临街院子里住的那个“高干”,那个出行有一台浅蓝色上海轿车的胖老头,早就被红卫兵斗的体无完肤,然后送进了牛棚。他的哑?#25237;?#23376;,?#25346;?#30340;扯着嗓子嚎哭,而在批斗这个老头的台子上,他的大女儿毫不?#25512;?#30340;?#21713;?#24102;抽在她老子身上,不久,哑巴的小姐姐带着哑巴悄无声息的消失了,有人说是去了老家。而这个干部被遣送乡下之后不?#22937;?#24739;肝癌离世。有关这个家庭故事,我也曾经写过,简略而过吧。

 

你要以为砸烂了公检法,就没有了公检法那你就错了,那会儿最厉害的,取代了公检法的是“群专”,这个名称展开解读是“群众民主专政”。所谓“群专”组织是如?#23614;?#29983;的,且先不说。但是在WG层出不穷的“新生事物”中,“群众专政”应该是最坏的组织形式之一。因为它是群众组织以“革命”的名义对任何无辜者随心所欲施暴的手段。作为一种“集体暴行”,它又比较容易在“法不责众”的思维定式下逃脱法律的制裁,所以危害极大,所干的坏事儿基本可?#26434;皿乐?#38590;书来表达。这个所谓的群众组织可以将任何人以一个捏造的罪名抓起来,关入私设的监狱,滥施刑罚,审讯定罪。在WG中,究竟有多少人被“群众专政”过,这恐怕是永远搞不清的历史悬案了。

 

小巷西面原本有一个小杂货铺,买一些?#33073;谓创?#26085;常所需,杂货铺的主人是一个抗美援朝的老兵,小小的杂货铺其实挺像一个小世界的,WG前,总是有大人们在哪里闲扯聊天,说到开心的时候,杂货铺的主人,这个身材高大,右腿?#26434;?#20260;残的人,会豪爽的从柜台盛散白?#39057;?#22823;玻璃瓶子里,用二两的?#38138;?#23376;,提出一碗酒,然后分给众人喝,杂货铺的主人是最后一个喝的,他一饮而尽粗青瓷碗里所有的剩酒,那残酒?#20197;?#20182;虬髯的胡须上,他很随意的用袖子抹去,然后开心的哈哈大笑:好酒。那些人也附和:好酒。

 

这是WG前的常见画面,随着WG的深入,升温,小杂货铺渐渐没有了人,而且日常的?#33073;谓创?#20063;出现了断顿,有人不解的问杂货铺的主人:这些东西你咋能没有?

 

他没有好气的回应:都去闹革命了,谁还有功夫造?#33073;谓创住?span lang="EN-US">WG前,柜台上那些放糖块糖豆的玻璃罐子,变的空空如也。唯有一种东西琳?#24597;?#30446;。那就是领袖的画像,各种造型的,什么接见红卫兵,什么挥手天安门,各种尺幅的比比皆是。

 

当人们见面开口的第一句话,必是一段伟人语录的时候,你能想象出那是什么样的画面吗?

 

不准笑,我们?#23478;?#26412;正经的虔诚和认真。

 

03.

 

   时间到了1967年或者是1968年前后,虽然已经“复?#25991;?#38761;命”,学生们陆续回到学校,基本还是一闹革命为主。这期间不能不说的?#27465;?#31867;学校,?#36861;?#36827;驻了工人代表,企业陆续进入了军代表。这些明显是秉持着上面?#23478;?#19979;来的代表们,基本在学校?#25512;?#19994;拥有最高的权力。似乎他们就是正确路线的代表,就是来全面贯彻执行正确路线的。在各级别的革命委员会里面,工人,或者军代表基本行使最终的话语权和决定权。

 

   我们相?#20113;?#38745;的家,随着二姐的毕业,二哥的远走,开始走向四面八?#20581;?span lang="EN-US">

 

   二哥是WG前夕的技校学生,而且是属于定向培养的,据说是招生的时候就说的很明确,为国家大三线培养人才。1968年中国出现了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六届初、高中学生(即“老三届”)一起毕业的奇景。

 

在各个行业基?#23601;?#28382;的状态下,一下子社会出现了三届毕业生,社会带来的影响和压力是?#19978;?#32780;知的。

 

于是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?#20449;?#30340;再?#36867;?rdquo;就此拉开序幕。要多说一句的是,其实上山下乡运动,并非起?#20174;?span lang="EN-US">WG,早在五十年代初中期就开始了,那会儿有个特别有煽动力的口号: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。

 

长我二十岁的大姐就是响应了这个口号,一头扎进了吉?#21046;?#36828;山区,直到七十年代末期才得以回来,走的时候一个如花似玉的年华女孩,回来的时候是一个有着五个孩子的老妪。

 

这次,轮到我二姐了。尽管父母有千般不舍,却也必须得响应号召,所幸的是二姐去了这座城市周边离家算是很近,靠海的一个地?#35762;?#38431;。

 

伴随着轰轰烈烈的知青下乡浪?#20445;?#20043;前陆续发生的把地富反坏右遣送到乡下接受?#36867;?#25913;造,这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高人,提出来一个更新的观点: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。

 

于是,小巷子里不断地有“不在城里吃闲饭”的人陆续离去,他们去了乡下,吃不吃闲饭就不知道了。

 

家父1968年初离开城市,受命去北部山区建设一座“战?#25954;?#38498;”,因为当时国际形势也很吃紧了,美帝国主义自不必说,?#25307;?#26089;已经和我们撕破了面皮,开始了全面的对峙。?#27531;硎歉?#23618;嗅到了战争的味道,要做出一些战略布局和打算了。

 

六十年代其实就提出来了“备战?#23500;?#20026;人民”的说法,只不过随着形?#39057;?#22797;杂,这个口号越喊越响,越喊越?#25671;?span lang="EN-US">

 

父亲走的时候说的很清楚,医院建设好了,我们家要搬过去。那会儿我家里,大姐去了吉林,二姐上山下乡,大哥在企业,二哥技校毕业在机车厂委培实习,?#21364;?#22823;三线的征调,所以,去乡下的肯定?#27465;?#27597;带着我。

 

04.

 

   仅有备战?#23500;模?#19978;下下乡是?#36824;?#30340;,在一个口号和最高指示迭出的时代,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,于是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”运动来了。

 

   围绕这个“最高指示”发生的那些故事,我是想多说一下的。

 

   1968年我四年级,最高指示发布之后,无论是厂矿企业,还?#27465;?#31867;学校,都开始?#36865;?#38450;空洞的事情。因为你不知道是美帝还是?#25307;?#30340;炸弹什么时候从天而降。

 

   我们学校南面有一座山,俗称南?#20581;?#22312;日俄两个国际流氓在这片土地上撒野的时候,这里就留下了一些防空洞。但是,官方说:这个不能用,因为这是?#25307;?#21644;美帝都知道的,所以?#35805;?#20840;。所以挖新洞就是唯一的选择。

 

   没有任何重型挖掘设备,有的就是双手,钢钎,大锤,铁锹镐头,竹?#28023;?#23567;推车。

 

工宣队代表督阵,全校师生上阵,轮流挖掘。基本是上午上课,下午挖洞。

 

我们不?#27465;?#24180;级,高年级是五六年级的同学,他们在最前面,我们基本?#27465;?#36131;运输,手提,肩扛,车?#39057;?#25490;渣。现在回想这段往事,觉得真的是了不起。很快我们就在南山的山半腰的地方,掘进出一个山洞,一个宽敞到能进几辆车的山洞,?#24425;?#19968;个可怕无比的山洞,因为就是在泥土山石之间掘进,没有任何的支撑保护。

 

相比之下,据说各大企业的防空洞挖的就比较“专业”了,有很好的安全支?#29275;?#28982;后有很厚重的水泥覆盖。很多年后的一天,我的一个朋友从事水产养?#24120;?#20182;在靠海的一处废弃的“人防”设施里,我去参观了一次,非常惊讶那个防空洞的坚实和宽大。

 

挖掘终于出事了,出现了塌方,高年级的几个同学被埋了进去,抢救出来之后,有三个同学不治。悲伤和恐惧笼罩了整个校园,就在我们挖掘的防空?#36766;?#30340;空地上,搭起了临时的台子,青?#32433;?#26575;送别三个遇难的同学。

 

喇叭里播放的是语录歌,歌词我记忆犹新:

 

要奋斗就会有牺牲,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,只要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,想到大多数人民的幸福,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是死的其所……

 

其中一个死者的父亲,在强烈声讨了美帝和?#25307;?#20043;后,要我们擦干眼泪,继承遗志,把挖防空洞事?#21040;?#34892;到底。

 

写下这些凝重往事的文字,我没有任何亵渎和嘲弄的意思,我只是力求真实的去还原那段如今可?#26434;没?#35806;来表达的历史。

 

那座防空洞最终没有完成,因为有专业的人进去实地考察之后得出结论是不能再挖了,会引起更大的塌?#20581;?span lang="EN-US">

 

WG结束后的一九八0年,我从三线工厂回到这座城市休假的时候,我的朋友驱?#36947;?#30528;我特地走了一?#22235;?#23665;,这里已经开始恢复和建设一座山体公园。在山的半腰,我?#38376;?#21451;停下车子,我站在那里,努力的去寻觅当年那座山洞的大致位置,我已经不大能记住准确的位置了。

 

芳草萋萋,青山无语。

南山南,南山北,南?#25509;?#27809;有墓碑?!

 

05.

 

你要以为深挖洞仅仅发生在厂矿和学校,那你就错了,我们就在家门前开挖。

 

原本以为是恶作剧,楼上的哥哥,领着我们这群毛孩子在两栋楼前的空地上开挖。

 

大约相隔不到二十米,两个垂直的井洞就被我们掘开了。居然没遇到任?#38382;?#22836;,黄泥土层,掘进很快,估计下挖到七八米左右,开始横着挖。

 

小巷的邻?#29992;悄?#28982;的看着这一切,红卫兵,红小兵的疯狂谁敢,谁能阻?#29627;?span lang="EN-US">

 

大概用了不到半个月,这个标准U字型的地道贯通竣工了,里面还拖?#35828;?#28783;在其?#23567;?span lang="EN-US">

 

楼上哥哥的爹是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回来的,看到这一切勃然大怒:这简直是胡闹,你们这东西,美帝?#25307;?#30340;一颗炸弹就把你们全部活埋在里面闷死。

 

我们很不以为然,这不是长美帝?#25307;?#30340;志气,灭我们的威风么?但是,天公不作美,一场不期而至的瓢?#20040;?#38632;,把我们的地洞淹成一个让人生畏的深坑,看着里面满满当当的水,万一谁掉进去,基本就为有牺牲多?#25345;荊?#32943;定是看不到日月换新天了。

 

回来休假的父亲也大怒,于是他联手了几个?#39029;ぃ?#25805;起各种工具,把砖头瓦块,以及泥土回填了进去,他们忙活了差不多一周,总算把这个地道填平了。

 

别以为那是一个四处窒息的时代,其实乐子也不是没有。从时间上需要特别说明一句的是,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”的这个提法最早见诸于官方的时间已经是1973年了,但是,深挖洞的时间确实是从六十年代初中期就开始了。

 

我们有一些当时?#28216;?#37325;大的国防工程建设,?#19981;?#26412;就是在那个时间段陆陆续续开始的。

 

1969年的夏天我记得挺热,小巷西头两?#20040;?#22823;的臭椿输上,知了躲在茂密的枝叶里懒洋洋的叫着,母亲正在收拾我们的东西,告别这里已经进入?#35828;?#35745;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622?#25307;?#26399;六

?#19981;竦没?#20998;:16 ,共16条加分?#36824;彩?#21040;:0朵花。

 加载加分内容中...
收藏 加分 送花(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)
  •  加载评论中...

发表评论


相关文章

    暂无相关文章!

精华文章

荷苑清露

[阅读]

最新活动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最全的篮球比分网站 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云南 哈尔滨麻将技巧顺口溜 平码不开的号码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重庆时时结果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w 全国快三投注app 福建麻将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规则奖金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直统计